ios录屏微信视频通话没声音(微信视频录屏双方声音)

ios录屏微信视频通话没声音(微信视频录屏双方声音)

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 张奕丹

12月14日晚上8点,甘肃白银市景泰县常生村,49岁的农民朱可铭开始直播。独坐在白墙下,这是他的第34场直播。

从牧羊人到“网红”的转变,始于那场马拉松越野赛事故。在朱家窑救下6人后的第三天,“牧羊人朱可铭”入驻了社交短视频平台。5个月后,村里的苹果熟了,一名他救下的运动员回到村里,“牧羊人朱可铭”开始了直播,连续20天共帮村里卖出了2万斤苹果。

12月14日的直播,朱可铭仍然很认真,他感谢每一位进入直播间的网友,点名感谢后,他抓紧时间介绍村民自产的苹果干和自家的羊肉。和曾经的60万的观看量无法相比,一个半小时的直播中,观看人数最高也没超过60人。

“想用直播给村民办点事,但水平不够,直播比干活还累。”直播结束后,朱可铭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现在也在训练跑步,“目前跑10公里,明年争取能跑个半马。”

ios录屏微信视频通话没声音(微信视频录屏双方声音)插图

放羊途中救下6人 没有主动申请见义勇为

常生村处于封锁状态。村口值守人员称,因为疫情防控,加上此前村里丢了30只羊,最近禁止一切外地人员和车辆进村。

“我发自内心欢迎你们来,但你们来了给我添了麻烦,我也会给你们添麻烦。”朱可铭说,自打救人后,他成了村里乃至县里的“红人”。

12月4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朱可铭家,村干部和镇上干部全程陪同朱可铭。采访下午4点便结束,但直到当晚10点,村镇干部才离开朱可铭家。

5个月前,朱可铭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5月22日,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公园举行山地马拉松时,遭遇天气突变,21名运动员遇难。在山上放羊的朱可铭,把6名失温的队员扶进窑洞,点燃了篝火,给他们裹上被子。

当时,朱可铭背着倒地不起的张小涛翻了一道岭,进入放羊的窑洞。朱可铭拿来平时放羊御寒的被子、衣服给他裹上,之后拆下门板生火取暖。

“其他人遇到了也会救的,我们好几个村民都参与救援了,没啥可说的。他们几个平时都很关心我,经常在手机上问候我,问我家里有什么困难。”朱可铭说,自己年轻时也爱跑步,当时听说山上有马拉松比赛,就往那边绕了一点路想去看看,最遗憾的是能力不够,没有救下更多的人,如果早知道可能有危险,多准备一下,就能救下更多人。

朱可铭每天还是跟往常一样,忙着10多亩地的农活,放着50多只羊,就是外边打来的电话太多,忙的时候接不到。

景泰县见义勇为协会介绍,9月份曾携带见义勇为证书和8000元奖金上门慰问朱可铭。朱可铭说,救人是应该做的事,没必要申请这个称号。“三个孩子上学花销大,奖金都给孩子们汇去了。这个事已经过去了,还要正常过日子。”

在妻子陈凤贤眼里,老朱不是啥英雄,还是那个实心眼、不爱说话、不爱给她买东西的男人。“5月22日下午,接到他电话说在救人,晚上不回来了。我怕得慌,他以前放羊的时候怕羊冻着了,脱掉衣服给羊盖着。救人的话,肯定又是脱了衣服给别人,怕他冻坏了。人不比羊,人家受伤了,他笨手笨脚的背人家的时候再给人家伤着了。”

救人之后,老朱在妻子这里的“地位”并没有“荣升”,他直播的时候,陈凤贤会给他端茶递水,然后远远坐一边去舂辣椒缝制坐垫。“我不会玩网络,也没见过别人直播,说不清他播的好不好。不过他直播以来确实苹果卖的好。”

ios录屏微信视频通话没声音(微信视频录屏双方声音)插图1

直播20天卖出2万斤苹果 “做直播比干活还累”

10月,6名幸存者中的张小涛来到朱可铭家,他住了20天。

朱可铭说,小涛一直要来看望,被他拒绝了,拒绝了很多次。直到听说苹果不好卖,小涛自作主张进了村里。

朱可铭家在黄河边群山之中,西北特有的地貌之上,山地陡峭少有植被,村庄背靠黄河,只有一条大路连通村口。他和妻子在黄河岸边有十几亩山地套种着玉米和苹果。玉米已全部收完堆在院子里晾晒,将来要和玉米杆一起粉碎后作为羊群过冬的口粮。5年前新种的300多棵苹果树今年首次大丰收,除了气温突降有2000多斤没来得及采摘被冻坏,剩余的一万多斤已全部卖完。

羊群入圈,粮食进仓,这是一个农民最惬意的年景。

10月份,张小涛来到村里后,手把手教救命恩人直播带货,并发动跑友们广泛宣传、下单。在当时留下来的视频里,朱可铭声音发硬表情严肃,拿着鲜红的苹果略带结巴地介绍着。

“小涛是个吃苦的人,每天跟我一起下地采摘苹果,现场拍视频,晚上拉着我直播,教我怎么跟网友互动。”朱可铭说,下播后,小涛帮忙统计网友订单,收集网友不同的要求,联系发货。第二天早上再跟着晨跑,完了继续去摘苹果,直到苹果卖完才走。20天里一共为8家村民卖出2万多斤苹果,至今还有人来问货。

“网络的力量太大了。要不是直播,我这些果子可能只卖到一半的钱。”朱可铭感叹说,往年他一年能收3000斤苹果,山高路远很难外销,只能跟其他村民一样等客商上门。直径75毫米的苹果才有可能被收走,价格统一都是两块多一斤,不能谈价,丰收的时候价格可能更低。

以前,常生村的羊肉也是靠客商上门收购,行情差的时候,毛重30斤的羊羔只能卖300元。在直播间里,5斤300元就可以包邮。

现在,朱可铭把每天的直播改为每周二四六晚上直播,观看人数少了很多。他觉得是自己直播水平不够导致的,“我不是个善于说话的人,有时候忙了就不想播。每次直播前,小涛都要微信上督促我准时直播,然后会来直播间观看,提意见,帮忙维持互动。我觉得直播比我干活还累,直播的时候试着唱歌活跃气氛。还要继续学习。”

ios录屏微信视频通话没声音(微信视频录屏双方声音)插图2

拒绝签约直播平台 “明年争取跑个半马”

11月之后,当地进入酷寒冬季,朱可铭不再带羊群进山,而是采取圈养。羊群每天都要吃喝,他也是不停把玉米杆粉碎,抽空去引黄河水浇灌田地,一天都闲不下来。

每天早上起来跑10公里,然后拍下沿途风景发在个人账号里,这是他再忙都要坚持的事。

他说自己年轻时爱跑步,是不经训练的野跑法。认识这群马拉松跑手之后,在他们带动下知道了什么是“配速”,知道了上坡下坡该怎么配速。他们还给他寄来了专业的跑鞋,“刚开始也是跑不了,慢慢增加距离,现在能跑10公里。山上地势太陡跑不了,在村子边上跑,有时候也带着儿子跑。明年争取能参加跑个半程马拉松。”

“好几个直播平台找过我,我没有跟他们签约。主要是水平有限,对这个行业不熟,怕事情超出自己的控制,像拉面哥那样最后不愉快。我慢慢摸索,老老实实把当地的好东西介绍出去。”朱可铭说,当地的苹果、枣子、羊羔肉都是特色产品,想摸索着弄出一个当地的品牌,带动乡亲们一起致富。

朱可铭的羊群比往年少了一些。他的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家里花销大了,羊羔长到二十斤左右就要卖钱,以前可以往大了养。

朱万文和朱可铭是发小,事故发生后也曾参与救人。农闲时候两人几乎形影不离,老朱“走红”之后的一些烦恼,他在体谅中也有些许不理解,“当时救人的有很多人,没被媒体报道;老朱被关注的多,但地方上不想他被过多报道。要不然大家能为村里做的事更多。”

“感觉生活跟往常一样,也没啥特别值得说的计划。大姑娘贷款上了大学,二姑娘没考上高中上了技校,小儿子在上初中,就是想着孩子们能有好成绩,考个好学校。”朱可铭说,把日子过好是最大的心愿。

#2021城事# 将2021的故事重新讲给你听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封面新闻】所有,今日展天联盟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