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元放生群(北京放生群微信号)

每天一元放生群(北京放生群微信号)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

前不久,央视新闻报道了天津、河北邢台等地一些不法分子专门做起了野生鸟类放生的买卖,由此形成了一条非法产业链。对此,佛教界人士表示,这样的放生与佛教所提倡的放生精神存在本质的差距,违背了放生的初衷。

星云大师:放生走了样不是放生是“放死”

90岁高龄的台湾佛光寺星云大师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的放生走了样,不但没有功德,反而有罪过,这不叫放生,叫放死。星云大师认为组织放生贩卖动物的人与诈骗集团没有差别。

每天一元放生群(北京放生群微信号)插图

对于有一些人为了给自己或亲人祈愿而选择去放生,以求功德,在星云大师看来,放生不如换一种方式更有意义。“对人间社会多做一点好事也是功德,比如讲孝心、救济贫苦儿童,收养他们过好的生活,让他们接受到这个世界的知识,让他们有大出息,将来为社会、国家,做好事、做功德,我觉得这个就叫放生。”

每天一元放生群(北京放生群微信号)插图1

中国佛教协会:呼吁信众合理放生

“有组织的大规模的放生,由此产生的所谓放生产业链,跟我们所提倡的放生的精神,在本质有一些差距。”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明杰法师表示。

据了解,中国佛教协会曾就放生发表声明,呼吁佛教徒、信众能够合理放生,慈悲护生。声明认为,在放生的过程之中,如果不能选择适当的物种,选择合适的放生环境,不仅不能达到放生目的,反而容易造成这些物种的死亡,违背了放生的初衷。

新闻多看点

NEWS MORE

放生成买卖 鸟贩子日交易金额高达数万元

上个月,央视新闻推出“变了味的放生”报道。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由于近些年放生需求的增大,有一批人专门做起放生鸟的买卖,大量候鸟在迁徙途中被捕获,而这已经形成了一个从捕到收,再到销售的巨大利益链条。

每天一元放生群(北京放生群微信号)插图2

记者在河北邢台当地最大的鸟贩子孙某一间不过十几平米的屋子里看到,这里不仅有从天津运来的候鸟云雀,还有燕雀(虎皮)、白头翁、野画眉、黄梅鹀等迁徙的候鸟,总共有上千只。孙某告诉记者,每逢佛教重要日子,就会有人从他这里买放生的鸟,一天可高达几万,甚至十几万元。

每天一元放生群(北京放生群微信号)插图3

监管形同虚设 野生鸟类变成“鸡”被非法运输

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属于国家重点保护名录或者“三有”名录的野生物种不允许个人持有或者饲养,更不允许贩卖、运输等。但是事实上,这些野生鸟还是能层层过关,在执法人员的眼皮底下被贩卖和运输。

记者在邢台火车站调查发现,这些鸟能够轻而易举的通过铁路被运输,依靠的是鸟贩子与火车站工作人员的里应外合。首先,鸟贩子要给火车站管行李包裹的人疏通,给他们提成,以便装鸟的托运包裹可以顺利通过装箱这一关。然后,还有内部工作人员开具动物检验检疫合格证,而且要把证上面的动物名称标注成“鸡”。

每天一元放生群(北京放生群微信号)插图4

记者了解到,除了火车站,在长途汽车站野生鸟类也可以得到运输。

互联网“放生”诱发非法产业链

“放生”需求催生了非法产业链,那么如此巨大的“放生”需求从何而来呢?这源于现在流行的一种互联网的放生方式,加入放生的微信群,在群里捐钱就可以放生。据一位有过放生经历的市民介绍说,她加入的群里每天都有人捐钱。而微信的另一端,就有人去花上千元,甚至上万元来代替他们买鸟。微信捐钱放生的便利使得参加放生活动的人数剧增。

邯郸的刘女士,也曾参与过这样的放生行动,那一次大家购买了1万多元的野生鸟。刘女士说,“那时候心里总觉得好像放生了,小鸟们自由了获救了,没有想到背后的一些产业链,没有想到。”

每天一元放生群(北京放生群微信号)插图5

“放生”推开野生动物的死亡之门

陷入“捕猎—放生—再捕猎”恶性循环中的鸟,即使重新被放回大自然,由于运输或挤压体力已很虚弱,死亡率很高。这种所谓的放生其实是推开了野生动物的死亡之门。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说,“这些动物和人接触比较多之后,它可能会带有人类环境当中的这些疾病。当你它们被放生到野外,人类环境当中的疾病,可能就会传到野生的鸟类种群当中。而野生的鸟类种群可能没有对这种疾病的抵抗力,所以有时候会导致大量的鸟类的死亡。”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