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200人不能进群怎么办(直接扫码进群500人)

超过200人不能进群怎么办(直接扫码进群500人)

今年以来,虚拟货币因暴涨暴跌的价格一度引发极大关注。自监管部门发布通知,明确投资虚拟货币的危害及相关监管规定后,目前,国内三大交易平台均已表态或明确,将于年内关闭针对中国内地用户的相关服务。

抛开虚拟货币投资本身风险,其具有的隐匿性特点常被利用,致使投资人在不明所以情况下损失个人财产。深圳市民张女士近期经他人介绍,在币利APP平台投入30万元本金投资虚拟货币,10月28日清仓提现时不仅资金无法到账,继而APP无法打开,被平台客服等人员拉黑。

张女士表示,目前有一受害者交流群,其已知被骗金额总计超2000万元。位于北京的严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其与张女士位于不同的交流群中,但所经历事件却相似,其投入币利平台的资产包括11万美金、近20万人民币、1.08个比特币,以及11个以太币,按照当时市场价,已超百万元。而两人从接触同一“实施欺骗者”至资金损失不过两个月时间。截至目前,张女士与严女士均已报案,张女士于11月2日收到警方立案告知书,严女士在11月30日获悉其呈报案情已被立案。

堕入骗局

私域链接与私域直播间 该群体未公开宣传

今年8月,张女士从家人处收到一条网页链接,打开后是关于名叫黎郝峰人士的股市风云录。文章称,黎郝峰是一名“资深投资专家”,应中国财经网邀请分享其股市风云录,称其熟知各类庄家手法,擅长跟庄操作,并分享了黎郝峰3点炒股秘诀。该文末尾附有黎郝峰微信号,称黎已组建一散户绿色交流群,欲向黎学习炒股技术扭亏为盈者可添加其微信,并郑重声明,不收取任何费用。

南都记者后来对该链接进行观察,发现该网页顶部在正常情况下点击应可跳转的“早报”“行情”“股市热点”等栏目实际无法跳转,该文实际上是一静态、私域转发的链接,并未登发于任何公开网站。

“我就有一种好奇,想可以先加(微信)再观察,”张女士表示,起初对黎的态度保持了应有的谨慎,并不真信前述文章,添加其微信仅是好奇,想看看对方的实力,且其余均是后话,暂时可不考虑。

实际上,不少存有同样心思的人跟张女士一样添加了黎的微信。位于北京市的严女士告诉记者,其与张女士是同一时期关注到黎,两人在不同的交流群中,“我在的那个群是九十几号,群内有46人,”严女士表示。

张女士、严女士等人与黎达成联系后,各自被拉入了股票交流群。张女士表示,黎起初多给群里的成员开直播课,为一私域链接,仅在群里发送,同时需要登录特定账号才能进入直播间。

根据张女士提供信息,该直播间在每个工作日的固定时间段进行多场直播,包括上午9点到10点、下午1点到3点、晚上7点半到9点半……授课人员不独有黎,还有名为曾自强、林子房等人,“这一群体(授课3人及助理等)对外自称为财昇社”。“9点20上到10点半的课,是曾自强教大家抓涨停板块,八成是对的,”张女士表示,当时觉得他们在直播课上分析的个股几乎都是对的,非常准。

称有内幕消息可操盘 向投资者募集资金

直播间中不仅推荐股票,张女士表示,林子房等人开始向成员介绍其自己的经历,同时牵扯上虚拟货币。“编故事,林子房说他2007年入市,亏了很多,后来去了台湾,认识了一位恩师,投200万到比特币里,隔了两年时间变成2亿元,”张女士回忆称,财昇社的人在直播间里说他们有私募基金,又宣传他们近日的计划,想做一个600%收益标的股,吸引成员加入。

“我一直没动,仅仅是听着他们说,”张女士表示,直到某一天晚上对方邀请了一名姓王的高管,称其公司股票已被st,但正在准备重大项目重组,若有75亿资金投入,可以翻倍。

张女士所经历的与北京严女士如出一辙。“在群里说要操作标的股,重大资产重组,让大家开始申报资金,不过没说是哪个公司,说是泄露内幕消息属于违规,”严女士表示。

“我就想着投3万左右试试,”张女士表示,财昇社的人抛出600%收益标的股计划后,群里有很多人开始申报资金、占取名额,在此氛围下,自己也有点跃跃欲试。

卷土重来

以资本金不足为由 引导投资虚拟货币

“资金征集一段时间后,黎出来说还差35%。此时,曾自强提议投虚拟货币,本金翻倍后取出再投标的股,就足够了”,张女士表示。

而在严女士方面,也是同样的理由:“后来就说数字达不到预想的结果,还说合作方很生气,说怎么只有这么一点,他们就提出来投虚拟货币”,严女士表示。

“黎当时还假装对虚拟货币不了解,不赞成”,张女士回忆表示,在群里成员、如今看来像是“托”的再三要求下,黎改口称其有朋友在新加坡,答应先行了解。在后一期直播间中,黎展示了一套资料,称是新加坡一家正规公司开发的平台:币利APP,并表示,每日观看直播间的1万人中有8000人同意投资虚拟货币,约定一周后收益35%脱手,转投标的股。

根据张女士提供信息,在币利APP简洁的主页上,展示了SDC、LINK、FIL等虚拟货币的涨幅情况,该APP还包括行情、交易、OTC、资产等功能。张女士在币利APP注册了一个账号后,平台客服通过QQ与其对接,指导其开户、充值、购买指定货币等操作流程。

“把订单号发给我,我帮您查询USDT兑换商的账户,然后您复制到手机银行进行付款,付款完成,把付款截图发给我。”在张女士提供的一张截图中,客服指导张女士购买泰达币。

简单来说,张女士在币利平台购买的所有虚拟货币都是通过私下转账给兑换商账户以完成付款,客服确认转账截图后,张女士的平台账号就会出现一笔持有的记录。

“我有二十万转在锦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有十万转在私人账户郑某光的名下”,张女士表示,“10月19日钱转进去,开始锁仓,计划是10月28日开仓脱手,先提出30万,其余的再放着。”

“群里现在有37人左右,都是和我同一期被骗。”张女士表示。据其提供资料显示,一位投资者在收到币利APP客服信息,向沈阳煜振坤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沈阳煜振坤公司”)转账后,向客服发回转账截图,该笔金额近10万元。

实际上,北京的严女士此前很长一段时间生活在国外,有过虚拟货币的投资经历,对于币利APP并未轻信。严女士曾试探过对方:“国家出了文件,火币不是封了,我就问他们说我们能不能提出来,”严女士回忆,随即有自称币利平台客服、经理等人频繁与其联系进行解释,并强调平台注册于新加坡等。

“我就尝试提了500USDT,还真提出来了。”严女士表示,在币利平台方面的人解释过后,她还是不敢信任该平台,担心关键的提现环节出现意外,因此特意试了一次。严女士感叹,提取前的质疑似乎加强了对方的警惕心理,那次的成功提取竟也成了“请君入瓮”。

以交“保证金”加速提现之名再次收割

张女士表示,按照黎定下的规则,所有人在锁仓一周后清仓。

时间到了约定的10月28日,张女士与严女士均发现,币利APP的提现无法到账,“客服说充值2万美金,成为VIP,随提随到账。”张女士表示,其并未跟随。北京的严女士因投入该平台的资金较大,交了4.95万元的保证金。

“11万美金,近20万人民币,还有1.08个比特币、11个以太币。”严女士表示,这些资产陆续投入了币利APP,对方说提现的人都排队了,但保证金可以加速,情急之下便交了保证金。

根据严女士提供信息,其在10月22日从火币网提出了1.08个比特币、11.6个以太币,在10月中下旬陆续向沈阳煜振坤公司等多家企业、个人转出近20万元资产。

“对方说排到明天中午,29日早上还联系说中午就到了。”严女士表示,当日其登录币利APP,个人账户还在,但其申请提现的记录已消失,彼时联系对方,已被拉黑。

“已经报案了。”张女士与严女士均表示。11月2日,张女士收到警方立案告知书,而严女士也在11月30日获悉其所呈案情亦被立案。

张女士与严女士均表示,对于每个家庭而言,无论多少的损失都是沉重的打击,希望同样的事件不再重演。

新人营销推文及手法高度相似

报案后,张女士未主动退出股票群或者删除黎等相关人员,并持续对这一群体保持了关注。根据张女士提供链接,记者发现黎之后,又再出现王鸿山、唐天胜等人,流程与此前财昇社手法高度相似。

王、唐两人也各有一篇附带了微信号的营销文章。对比黎、王、唐三人文章,无论是个人经历还是3点炒股秘诀,均如出一辙。而更为巧合的是,3篇文中贴出的3人最近交易账户详情也一模一样,包括持有记录截图中透露出的总资产、总盈亏、当日盈亏,持有的5只股票等。

南都记者随后加入唐天胜交流群。该群中,唐天胜以“唐人联盟”自称,在群里与直播间推荐个股、分析每日股市,群里成员时常表示跟随唐的指令涨了的情况。12月6日,唐天胜在群里表示,“200%跨年度盈利战役”即将开幕。

当日,唐在直播间中讲述其计划,并表示将于次日公布“统一建仓的个股”。而王也在直播间导入标的股概念。此次是一只“即将回A的中概股借壳上市”,王在直播间中表示,并称该公司已开始向私募操盘机构做招标,将筛选私募的资格,并透露出可以加入“牛途研究院”抱团参与。

张女士表示,黎此前正是如此抛出标的股概念,吸引群成员跟随。

值得注意的是,黎、唐、王3人所开设的直播间均未露出过本人画面,直播画面所呈现是个股K线图,或者文档资料,前述3人仅露出了声音。“现在的王就是当时的黎。”张女士表示,其从声音判断,认为王、黎本是一人。

关联企业注册地址位于同一街道

南都记者注意到,唐推出的微信交流群建立在一个公众号中,该公众号账号主体为广州泽运莱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泽运莱成立于今年的7月19日,法人代表为莫胜满,注册地址为广州市天河区员村一横路1号。

张女士在与黎对接过程也产生过多个企业微信群交流记录,并且“阵地”更换十分频繁,相关企业遍布全国各地。

据张女士提供信息,有2家企业或与黎相关,分别是畅扬板材与樊端娱乐。根据天眼查信息,2家企业或分别是注册地址位于陕西西咸新区的西咸新区建联畅扬板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王九葆;注册于四川成都市的四川龚慧樊端娱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卢泽胜。而前述2家企业成立日期均为今年9月。

张女士提供另一投资者的企业微信对接记录显示,有包括在今年8月成立,法人代表为张昆昆的广州红婧泽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在内的4家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红婧泽公司注册地址同样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员村一横路,与如今唐天胜相关的广州泽运莱公司注册地址相同。

除此之外,泽运莱公司法人代表莫胜满关联企业还有80家,均密集注册于今年7月18日、19日。其中,40家企业的法人代表为莫胜满,余下40家企业的高管、股东为莫胜满。

而这80家企业注册地址均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员村一横路上,企业名称也高度相似,例如广州泽昊然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广州泽景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等。

“我现在才想清楚,为什么当时他给我们换了十几个企业微信。”张女士表示,在黎上课期间,频繁更换企业微信群,最短一两天就弃用,黎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几个机构盯着他们,不允许他们提供免费课程,实际原因是遭人举报。

法律分析

平台交易或属虚构涉嫌诈骗

业内通常将火币、OKEx、币安并称为国内三大虚拟货币交易所。一位在OKEx平台有过短暂买卖虚拟货币经历的人士告诉记者,即便是大平台,目前买卖双方也需要借助平台外的资金往来完成交易,这一规则本身就隐含了风险与漏洞,其次是投资者对虚拟货币或许不够熟悉,而网上虚假交易平台的确很多。

今年4月,江苏警方曾破获一起虚拟币诈骗案,抓获58人、涉案金额1000万。通过进一步调查,警方初步查明这个平台背后是一个以虚拟币合约交易平台为媒介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警方调查发现,这个平台其实并未与虚拟币大盘发生交易,也就是说虚拟币一直都在后台账户里。受骗人看似通过平台在交易,实际上所看到的都是平台显示的数据而已。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院长、教授王志远告诉南都记者,若币利APP并未真正进行虚拟货币交易,因为该APP的交易记录、获利信息完全可能是虚构,这种情况下就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属于诈骗罪(集资诈骗)。另外,若该APP确实借助被害人资金进行虚拟货币交易,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则可以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由于该案中APP后续一系列行为,如解散群聊、携款消失等,更加符合诈骗罪构成特征。

王志远建议,投资者可向涉案平台的实际经营或者操作地报案,便于取证和侦查。另外被害人可以集体维权,降低维权成本。具体举证材料大致包括:身份信息、账户信息、交易信息、资金信息、与平台人员的沟通信息等常规材料。

提醒

从监管政策来看,我国对虚拟货币发行、融资、交易、炒作的行为一直是持严厉打击的态度。购买虚拟货币的行为在我国不受法律保护,由此签订的相关协议亦不受法律保护。而且受害后维权难,取证难,获赔难。虚拟货币波动是一般股票波动的数倍,不乏杠杆参与者财务“一夜被洗劫”,难以用传统的基本面、估值方法进行分析等,其更像是另类投机品,并不适合普通投资者。普通投资者应当保护个人财产,远离虚拟货币。

B05-07版

采写:南都记者 叶霖芳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