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微信群(仙界微信群)

地府微信群(仙界微信群)

约最美的鬼,揍最叼的人,孟婆素手做羹汤,我是陈默,我为自己代言!n哥不仅要在人间嚣张,还要去地狱猖狂!n惨遭女友劈腿的陈默机缘巧合之下加入地府交流群,从此这人生就跟嚼了炫迈似的,根本停不下来!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个瓜……”

陈默躺在床上心情愉悦的撸着‘亡者农药’,就在他即将一鼓作气推掉敌方基地的时候,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电显示为“老婆大人”,正是他在学校里交的女朋友杨晴。

虽说我们的陈默同学长得很平凡,身高也不打眼,但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其也有一颗谈恋爱的赤诚之心,所以他并不是一条单身狗。

在铃声响起的第一时间里他就飞快按下接听键。

“哈喽,亲爱的老婆大人。”

他的声音温顺如小绵羊。

电话那头却保持沉默。

陈默有些懵比,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又在不知不觉中惹她生气了?

这种情况陈默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女生之所以叫女生,就是因为她们时不时的会发一些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无名火。

按照常规办法来处理的话,哄一哄就好了。

男人嘛,给自己的女人低头不算丢面儿,就在陈默准备说好话的时候,一直没动静的杨晴开口了。

“陈默,我们分手吧……”

“啥?”

“我说,我们分手吧!”

“怎么了这是?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说这个?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陈默,我很严肃,很认真的告诉你,我并没有开玩笑!”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让陈默同学有些措手不及,虽然和杨晴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少吵架,但这在情侣之间都很正常,适当的争吵和耍小脾气都是感情的调节剂,所以他也并没有在意,一直都很包容她,任由她使小性子,突然就和他说分手,这让他很难以接受!

“为什么?”

良久,陈默才吐出这三个显得很苍白无力的字眼。

“我不喜欢异地恋。”

杨晴的声音十分冷漠。

“Exm?我尼玛!异地恋?瓦特法克!”

“咱俩可是一个学校的啊!”

“不就是女生宿舍在南苑,男生宿舍在北苑而已,这特么也算异地恋?”

“喂,喂……”

对方早已挂断电话。

陈默觉得自己很委屈,完全没弄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自己竟然被甩了?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吗?

而且就连分手的理由都找得这么不走心,这无异于在莫名其妙被人甩掉的陈默同学心口上又多插一刀。

他低头发现手机屏幕已经回到‘亡者农药’的游戏界面。

就在他打电话这会儿功夫,对面早就复活的五人直接跑来把己方基地打爆了。

上面显示的“失败”两个字在这个时候看起来极具讽刺意味。

就好像在嘲讽陈默永远都只能做一个失败者,一个loser!

“靠!”

陈默暗自骂了一声,将手机扔在床上,自己也顺势躺下,傻傻的盯着上铺发呆。

他和杨晴之间是大一下学期认识的,当时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单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娇艳贱货好不一样,后来就主动出击,追了整整两个月才得以抱得美人归,却没想到只是过了一个暑假,回到学校的第一个星期就惨遭抛弃。

惨遭被甩的陈默同学沉默了、迷茫了、瞬间怀疑人生了。

静静的思索了老半天,陈默依然想不出人生的意义为何,但又没那胆子自杀,更何况就为了这么点破事就寻死觅活的实在是不值当。

接受被分手这个事实后,他抓过手机,登陆微信,看着置顶聊天那个备注为“老婆大人”的微信昵称,心里非常难受,嘴角带着一丝难以言明的苦涩。

曾经那么交心,那么的无话不说,到头来那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都特么是一个屁!

陈默点进杨晴的个人相册,看着她照片上浅笑嫣然的模样,想起在一起时发生的点点滴滴,心中更加不是个滋味,好端端的咋说分就分,这么干脆?

他继续往下拉……

“非朋友最多显示十张照片。”

我擦你大爷!

动作还真快,刚说完分手,微信立马就拉黑了,呵呵……

如果之前还留有那么一丝期盼,准备去挽回这一段感情的话,在他看到这行字后,陈默的心里就彻底断了念想,再也没有丝毫留恋。

“自以为你会如我爱你一样爱着我,到头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陈默的心很疼,他这才明白原来他曾深爱着的女孩至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爱过自己,这真是一个不太好笑的冷笑话。

“女子痴情时感人最深,女子无情时负人最狠。”

陈默面无表情的删掉杨晴微信号,将这句话更新在朋友圈,准备退出微信,再好好睡一觉,做一场春秋大梦。

这时手机突然传来一声震动,是新信息的提醒。

“尼玛,哥烦着呢,谁这么不会挑时间,非得在这时候找我聊天!”

不过烦归烦,陈默还是切换到了消息界面,微信上的消息让他有些看不懂。

“判官邀请你加入了群聊,群聊参与人还有: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转轮王、黑无常、白无常、牛头、马面……”

“判官邀请孟婆加入了群聊。”

“判官邀请谛听加入了群聊。”

……

判官:“各位,我们地府的交流群今天已经彻底打通,大家可以尽情交流,畅快发言。另外还有一些没有进群的地府人员,诸位都可以拉进来,闲着没事的时候,都能一起灌灌水聊聊天。”

牛头:“判官大人辛苦!”

马面:“判官大人劳累!”

判官:“呵呵,不辛苦,为地府服务!”

黑无常:“水群时间到!”

白无常:“小黑,你个大水比,整天就知道水群。”

黑无常:“来呀,互相伤害呀!”

接下来这二位就各显神通,用表情包玩起了斗图。

陈默看到这一串名字一脸大写的懵比,他顺手点开一个群成员的资料。

正是刚被邀请进来那个昵称叫孟婆的群成员,头像是一个古典女子,看起来还挺漂亮,签到地点竟然是奈何桥,个性签名那一栏更是写着一句让陈默满头黑线的话——“低价出售孟婆汤,量大从优!”

我尼玛!

Cos play孟婆这货能不能专业点,谁都知道孟婆是个老婆婆,她却用这么温婉漂亮的一个妹子来做头像,这也太不走心了!负分滚粗!

不过这妹子还真好看,绝对的气质型美女,也不知道这货去哪找的图,光看照片就很有感觉。

陈默看着在愉快聊天的这群奇葩,只能得出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结论,那就是某个精神病院正在普及微信,试图让病人们接触院外的花花世界,促进治疗。

不然这么神经中二的群聊是怎么诞生的?而且群名字还特么叫“地府交流群”。

果然是脑残儿童欢乐多,精神病人思路广!

我交流你二大爷!鬼才和你们这群蛇精病交流!

陈默正准备退出群组,突然瞥到群里有人发了个红包。

有红包不抢那是大傻比啊!管他是不是神经病交流群,先抢了再说!

陈默的手速还是很快的,体内的洪荒之力瞬间充斥在锻炼多年的麒麟臂上,眼疾手快的点击“拆”字!

“红包已经被抢完了。”

“我靠,这特么速度也太快了吧!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

陈默一边惊叹于这群精神病人的手速,一边看别人抢了多少。

黑无常手气最佳,抢到了99冥币,判官抢了61冥币,檀陀地藏抢了40冥币。

“艾玛,这群智障蛇精病太娘的会玩了,但是后面这个冥币是个什么鬼,红包居然还能这样玩?”

陈默看到后面的货币名称忍不住吐槽,心想估计又是企鹅出的某个恶趣味功能,比如自定义红包的货币名字等等。

不过发红包这人真大方,这一个红包发出来那可就是整整两百块!

这么一想,和这群蛇精病待在一起,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可惜自己运气实在太背,并没有抢到!

秦广王:“今天是地府交流群正式开通的好日子,本王也来发个红包助助兴。”

看到这句话,与红包失之交臂像是丢了好几个亿的陈默同学两眼放光,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屏幕,一指禅瞬间进入高度战备状态!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