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群里发信息为什么不显示(微信为什么会自动弹出来)

微信群里发信息为什么不显示(微信为什么会自动弹出来)

秋季开学前,“双减”政策终于正式落地,我所在的机构选择全面关停校区。

宣布

在政策还未正式施行的八月中旬,在课程结束后还在给缺课孩子补课的第二天,校长向所有没有提出离职的老师宣布了这一消息,并直接说去找xx老师填写离职申请,没有书面通知,也没有裁员补偿,全都是“自愿”离职。当天下午,原本堆满了教学用品的办公室就已经被清理一空。

第三天的上午最后去校区开了一个会,大家核对完暑假的课耗,找熟悉的同事一起合影,用手机给校区拍最后一次照,录最后一次相,而后离开。在教育机构上班的生活就彻底结束了。

许多同事都被突然的失业打乱了生活的计划,他们中有的已经计划好课程结束后的长假要去哪里旅游;今年刚结婚的情侣打算好好装修一下彼此的新居。对他们来说这个消息过于突然了,毕竟整个暑期的课程都非常顺利的上完了,并且还完成了第一期学生的续班工作。

宣布消息的那天,负责我们午餐和晚餐的饭店老板也察觉出来吃饭的同事情绪不同往常,询问具体事项后也只能一声叹息,并再次告诫我们早点找工作。我们这一批早就申请离职的也在前几天就得知了这个消息,但是没有预料到宣布的场面会如此的难堪。

对很多同事来说,临近八月底的这个时间点,找工作十分仓促。所以让我们很迷惑的一个点是:既然要散,为什么不提前告知所有人,让其他同事在第二期课程的空余时间去面试不行吗?一直藏着捂着,只有领导层和股东知道这个消息,甚至集团还在宣布关闭的前几天下发了一个延长课的通知,给底下的老师吃定心丸。

其实回过头想想,宣布这样的消息也不能说很惊讶,很多事情,早在春季后期就已经有迹可循,不过那时大家都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这个政策并不会那么快或者说真正的落下来,只要执行教育局的要求,一切就还有可以转圜的余地。

但遗憾的是,所有我们以为突然发生的事情都不是那一刻才被决定的,一切,都早有征兆。

过程

暑期开课之前,领导告诉我们暑假不能够发整本的讲义给学生,要上一课才发这一课的讲义,因为上面规定不能给学生书面的学科教材,晚辅的时间也提前到晚上八点半结束。那个时候,政策的风已经逐渐吹过来,但没有人意识到,这其中的能量。

暑期开课前三天,根据要求印刷的讲义送到了校区,和以前A4双开左右翻页的不同,这批讲义,是上下翻页的,而且极容易撕下来。几乎每一个老师都很不喜欢这次的讲义,不方便讲课不说,学生还很有可能为了躲避家长检查上完一课就把讲义直接撕掉。但不喜欢归不喜欢,使用这批讲义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还要按照校区的要求分三次发,老师们只好把一份讲义拆成三份撕下来,再分别用订书机订好。

这一次的暑假和去年一样热闹,脸上写满了求知欲的学生、叽叽喳喳的教室、和凌晨依然灯火通明的办公室。虽然在暑期课程开始之后,“双减”的风已经吹得越来越大,但每一个老师明面上都好像不知道这个政策一样,继续每天的工作。只有越来越空荡的格子间和总有私语声的教室才能证明这个政策已经越靠越近。

七月底,和每一次课程结束期一样,我们进行了续班,有家长担心秋季不能上,但上面给的回复是“秋季可以上,不用担心”,于是我们继续了这项工作。这一次续班非常的艰难,即使给出了种种承诺也无法抚平家长的心。还有一个宣布关闭之后想起来才恍然大悟的细节:没有定续班目标、没有开各种续班会议,也没有加班到十二点。在那个时候,集团应该就有了关闭校区的想法,只是还确定政策执行的程度,所以一边继续往日工作,一边试探。

暑假上课的时候,很多学生都问“老师秋季还开不开啊?”“秋季我是不是不用来了?”“老师你是不是要失业了?”每当听到这些问题,我们心里也没有底,只能搪塞过去。

八月中旬,课程结束前几天,挂在写字楼的校区宣传板被取下,只剩下光秃秃的一片。这个时候,还在上课的老师和接送学生的家长都意识到了什么。

最后一天给学生补课的时候,教育局还来了一次检查,按照规定,这个时候已经不能上课了,学生们只好躲到办公室去,等到再回来,他们已经没有上课的心情,听了一会会就做鸟兽散。他们在这个时候还是问出了和之前一样的问题,但我没有告诉他们,这是最后一堂课了。

分别

在公司的最后一天,校长特地给我们准备了水果,放映了校区这几年的一些图片,是校长晚上自己剪辑的,和我们还说了一些不舍的话,许多从校区建立就开始在这里工作的同事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她们是陪着校区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很多人还入了股,本以为可以在这里一直工作下去,没想到分别来得这么快。来不及和学生说一声再见,也来不及和家长陈述具体的事项,更来不及和同事好好地道别,一切就结束了。

同事们在办公室商量了一下之后的出路,有一些老师在消息出来后立刻就去找学校面试了,虽然谈不上满意,但目前这个时间点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先有一份工作才是正经的。有的上午失业,下午就和新的学校签了劳动合同;有的打算私底下接课;有的想着先好好休息一下,再去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更多的同事脸上闪过的都是对未来的迷茫,其中的很多人上半年刚刚踏入婚姻殿堂,也在本地买了房子,正打算在这个行业再好好的发光发热、突然的失业,把很多人的生活都推向了一个未知的境地。

宣布消息的当晚,一个从五年级开始就在校区上课的学生在微信上询问我们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还讲了很多现在回忆起来都让人感动的话。让当时正在KTV庆祝离职的我们哭得稀里哗啦。第二天才知道,他和另一个老师打电话的时候边走边哭,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彼时还没有觉得校区关闭是一件多大的事情,毕竟早就有了离开的想法。可当学生来问询这一切的时候,只能借着酒意,和KTV忽明忽暗的灯光将内心对他们的不舍发泄出来。

事情结束后没多久,这个学生的家长就在酒店定了包厢,请所有在机构教过他的孩子的老师吃饭。在饭桌上,他也和我们说了他的忧虑,小儿子在另外一个有外教的机构学英语,现在外教没了,其他的学科教育机构也举步维艰,不知道小儿子的学习要怎么办。在座的老师只能打哈哈过去,大家都知道这个政策也是为了孩子好,但是落实之后每一个补课的家长面临的问题,具体要怎么做,家长和老师一样迷茫。

后续

校区关闭以后,大部分老师在当地找到了学校继续上班,小部分打算转行,还有一些给之前带过的学生上起了一对一。渐渐地,大家的生活好像又进入了正轨,只有新闻上零星闪过的xx机构大面积裁员、xx机构跑路的消息才能唤起之前的一些记忆。

和我们校区没有人反抗没有人提出裁员赔偿相反的是,许多校区的裁员相当的粗暴,更多的老师拿起了法律武器,向集团其他下属校区提起了劳动仲裁。集团的各种微信群里,偶尔会弹出来一张痛斥集团居心不良的微信图片和开庭通知书,这时候,集团的一些领导才会想起还有这个群,随后把这个群或禁言或解散,久了,也就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我们所在的校区在宣布关闭后的第二天就开始拆除里面的设备,第三天再过去东西基本已经被卖掉,看不出这里曾经有学生上课的痕迹。教务和财务加班加点地把家长三百多万的预交款核对、退还。九月初,暑期工资到账,和这一份工作最后的联系也没了。

工资到手后没多久,兼职做公众号的那个教育机构也告诉我,根据规定,持续三年的每日练习不能发了,意味着,这份工作,我也失去了。

分享到 :
相关推荐